当前位置:秒速快三 > 报道与沙龙 > 大岳动态

金永祥:从经济政策的视角正确理解中国式PPP

发布时间:2018-12-24



2018年中国环境上市公司峰会于12月1日在广东省肇庆市举行,大岳咨询董事长金永祥参加了峰会。主持人——环境商会执行会长孙明华谈到当下PPP的现状(特别是民企现状)时问到大岳咨询的责任,金永祥认为大岳咨询对我国PPP的发展功不可没。


下面是根据金永祥发言整理的内容:

去年11月到现在,PPP在四年高速发展之后经历了一年的调整,无论正确与否其原因都是监管层对PPP的认识发生了变化。昨天到这里后,几位民企大佬和我都聊到了未来怎么参与PPP,信心明显不足,这无疑也是基于对PPP的认识和判断。孙总所提出的很明显也是对PPP的认识问题。
所以,我谈谈对PPP的认识,供各位同仁参考。过去二十多年我们与在座的第一代PPP社会资本一起走过,最近几年也与孙总说到的PPP“野蛮人”合作过,还参加过几个时期PPP政策的制定,相信我对PPP的认识值得业内借鉴。

第一、中国的PPP有问题吗?肯定有。我们的法制环境还不健全、契约精神也不太好,做项目的时候长官意志还存在、新入行的“假咨询”误导过很多地方政府。我国PPP项目还很不规范,和英国等发达国家比差距还很大。
但中国式PPP最大的特点是规模大,我们大岳一年做的PPP项目比英国几十年PPP项目的总和还多。我国PPP的体量使我们不能再从融资模式的视角来看PPP,而是要用经济政策的视角来看待,这样我们才能正确理解中国式PPP。这与发达国家的情况完全不同。

第二、如果没有PPP,会有中国的环保产业吗?无论桑德还是博天,无论首创股份还是北控水务,如果没有PPP他们就没有主营业务,是PPP在过去20年推动了他们的发展壮大。有了这些公司,中国的污水处理行业和垃圾处理行业才得到了高速发展,我国的环境才得到了整治。如果污水处理费维持在20年前传统体制下2元/吨左右,则我国的环境问题将成世界难题。

第三、这20多年,特别是过去四五年,中国式PPP发挥的重要作用是什么?
(1)使地方政府的决策更加科学,减少了决策失误。社会资本对市县主要领导的制约比人大和政协更有效,这使得完全为了GDP而上的项目大量减少。可以说PPP 是完善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补充。
(2)充分竞争直接提高了效率,规模化和专业化提高了管理水平和研究水平,并进一步提高效率。比如说,以前每个市都有一个污水处理公司,管理水平和研究水平偏低。通过推动PPP,现在仅北控一家的处理能力就超过了3000万t/天,相当于300—500个原来的水务公司,即使其管理和研发还不能与威利雅和苏伊士比,但与传统体制相比效率高出10倍是不夸张的。
(3)增加了公开性和透明度,为政府监管提供了重要抓手,推进了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落地。我国地方政府有多少债务,谁也说不清,有多少PPP项目却一清二楚,只要打开财政部PPP项目库就可以查阅。PPP不仅数量清楚,而且都有清晰的流程和明确的协议约定,这也是与传统经济政策的明显差别。

第四、民营企业的困局是PPP造成的吗?
当下民企的困局是全局性的,不是某个行业或某个特定领域的个别现象。大部分民营上市公司都很困难,民营房地产企业也一样。相比而言,民营环保类上市公司不是最差的,甚至算比较好的。
我观察,这种困境与我国经济转型期的宏观经济政策、经济环境有关。参加PPP投资的民营机构要走出困境,应该从检讨自身管理和经营开始,宏观环境我们无力控制,加强自身管理则可以防范风险。比如投资决策时,需要有严格的程序和较强的专业能力,很多时候是需要咨询公司帮助的。在一个每天只有200t垃圾的城市建一座1000t的垃圾处理厂是重大的投资失误,应该是可以避免的,与是否做PPP没有关系。对员工偏激的奖励制度,会使其谎报真实的项目信息,当员工拿了奖励离职走人之后,公司剩下的只有一地鸡毛,这也与PPP无关。
政府拿出项目推动PPP是为民企提供了机会,能否抓住机会则是企业的能力问题,要不然为什么桑德等老牌公司在本轮基本未受到伤害呢?也许经过这次洗礼,我国的民企会越来越强。

第五、做好PPP的政策调整,PPP才有未来。
一刀切的财承10%要求适用于不同城市是不合理的,更大的问题则是来自资本金的要求。
政府要求20%-30%的项目资本金,在以前金融监管不严、不规范操作广泛存在的时候,资本金比例非常低,有的项目甚至没有资本金,这在业内不是什么秘密。
现在监管严了,要求必须20%—30%,资本金融资就遇到了困难。说明原来的规定有不合理的因素。
那怎么办?必须面对现实,走极端是会有问题的。真实的情况是资本金从实际的1%—2%左右提高到了20%—30%,提高了十几倍。如此大的冲击投资市场是难以承受的,我们必须评估20%—30%的要求是否合理。若把比例降到合理的水平,由市场主体,特别是金融机构,去决定具体项目的资本金比例,那么企业的困难就会小得多。
用政策规范市场是正确的,但这些政策本身也需要规范。只有用合理的政策去规范市场,市场主体才能承受得住,预期的政策效果才能达到,经济才能真正高质量发展。
中国式PPP是中国国情下的PPP,是不同于发达国家的PPP,它不是简单的融资模式,而是一项有竞争力的经济政策,可以说它比我国以前的很多经济政策都要优越。选择有生命力、有前途的经济政策永远不会错,我建议大家对PPP不要悲观,只要方向是对的,推进PPP进程中遇到的任何问题都是可以逐步解决的。
谢谢大家!

扫我分享到微信

 

总部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33号通泰大厦c座9层  电话:010-88086760  传真:010-88087674

湖南快乐十分开奖 极速时时彩计划 秒速飞艇计划 中科彩票开户 玖玖棋牌APP下载 吉林快3走势 秒速飞艇网站 秒速飞艇平台 小金棋牌 秒速飞艇是官网吗